决定台湾发展路向的一次分水岭大选

决定台湾发展路向的一次分水岭大选

2020年大选是攸关台湾命运的一次历史性大选,是决定台湾未来基本走向的一次关键性选举,将产生划时代的深远影响。选举结果不仅将深刻影响2300万台湾人民的福祉,也将牵动中台港两岸三地的互动型态与相互关係,甚至在一定程度内牵引美中战略竞争关係的后续发展。

 

这次大选是在新冷战隐然具现的国际大局背景中举行,美中两强相争态势形成,各层面的博弈方兴未艾。台湾是两方争取运用的一个筹码;台湾和中国大陆之间的关係也走到分水岭上,日趋紧张的官方关係究竟日益升温抑或趋向鬆弛,相当程度取决于选举结果。香港「反送中」群众抗争运动又在敏感时刻爆发,在两岸关係中插上一脚,使得中国因素对于选举的影响变得更加诡谲。

 

总统大选与立法院席次分配也将决定台湾政治生态究竟由益趋壮大的绿营继续主导,还是转由蓝营重新执政,或者由新起的第三势力与传统的蓝绿阵营鼎足而三?

 

中华民国自1996年总统直接民选以来,就属这次最具关键性影响。先前六次总统大选的国际大气候和两岸关係小气候处于相对稳定局面,即使两岸关係也曾在选前进入敏感时刻,但当时皆未逼近兵凶战危的临界点,也未濒临和或战抉择的转捩点。选举结果虽会影响两岸关係的走向,但不致于从根本上形塑中共对台基本方针,因而也不至于对两岸和战、人民祸福及地缘政治产生立即而重大的决定性作用。

 

这次选举真的不一样。

 

就台湾内部政治生态而言。这次选举是人民继2018年地方公职选举狠狠教训民进党之后,是否要让民进党政府下架的一次关键性抉择;如果民进党仍然掌握行政权,甚至在立法院继续保有多数,则民进党不啻获得确认可以继续贯彻其意志,从而不断压缩在野党党的生存发展空间;可以继续寄生在政府身上,藉公家资源豢养自家人马,撷取生存壮大所需养料;可以继续激化两岸关係,从中凝聚基本支持者,并运用「亲中卖台」符咒加大力度抑制在野党。

 

业已严重偏倚的中央政治生态能否在2020选举后恢复平衡?国民党和民进党两大政党旗鼓相当、轮替执政的格局,在1996年之后大体成形,二十余年来钟摆效应有序轮转,2014年和16年摆向民进党,从地方到中央皆取得压倒性优势,而在2016年掌握行政权与立法权完全执政。蔡英文领导之下的民进党政府,将不受制约的权力运用到极致,肆意在立法院通过诸多法律畅行其党意,任命诸多唯党意是从的政务官、大法官、监察委员、独立机关首长、政府出资基金会董事长,使得整个政府被民进党全民掌控。

 

一个全面执政的政府,由于缺乏尊重少数的民主素养,以致于一党独大成为一党独行其是,对内、对外政策与权力分配、 人事安排全然一党独断、垄断与包办,并且通过显然违宪的不党党产条例、转型正义条例的法律,倾力清算斗争在野的国民党及在党国一体体制下与其关係密切的社团,另则以建构「安全防护网」为由修订国安无法与相关法律,意图塑造「抑制统一、扶植独立」政治生态环境。中华民国人民的自由权利、民主体制与政党平衡发展在在面临严峻威胁。

 

另一方面,台湾的政党政治生态也发展到解构、重组的新阶段,二十年来二元对立的政党结构,在台北市长柯文哲组建台湾民众党之后,出现第三势力重构与新生的态势。包括时代力量、亲民党在内的第三势力政党,在法制的制约下,原本即已残弱不振,台湾民众党上市之后,经由2020立法委员选举的加持,不无可能成为第三势力的领头羊,成为关键性少数,在两大政党之间取得左右政局的能力,并加速其他小党的泡沫化,则可为长久以来二元对立的政党结构注入新的鲶鱼。

 

当然,政党生态重组过程中,最关键的还是民进党可否维持一党独大的局面?如果民进党失去执政权与立法院多数席次地位,则将有助于台湾政党政治生态恢复平衡,否则必将成为一党独大的局面,甚至回到威权统治的时代。

 

就两岸关係而言。2020大选无疑是走向和或战的一次分水岭式选举。两岸关係在民进党2016年执政之后逆转,原本交流密切、外交休兵、军事鬆弛的的和煦局面逐渐变色,对立持续升高,终于演变成官方之间恶言相向与行动对峙的紧张关係。

 

越来越多迹象显示,中国大陆面对民进党政府迈向实质台独路线的挑衅,採取越来越强势的作为反制,2019年8月停止陆客来台自由行,随后传出限缩团体旅游,然后禁止大陆影片与人员参加金马奖,甚至传出可能进一步启动《反分裂国家法》的相关机制,採取强制性措施,不惜造成台海和平情势逆转,也要遏制分离主义路线得逞。

 

这次大选的基本性质,战略学者黄介正一语道破:这是一次「保命型」选举。也就是说,它不是一次开创型选举,而是决定台湾的命脉保不保得住的选举。

 

保谁的命?蔡英文所图的是保住自己及民进党执权的命。事实很明显,伴随着香港「反送中」事件的抗争持续延烧,蔡英文强力主打「抗中保台」诉求,使其成为次选举中绿营的主旋律。在具体操作上,则是散播亡国感(或称芒果乾),做为绿营动员群众的情感诉求,特别针对年轻选民,蔡英文高举保卫台湾的大旗,进而宣扬为了避免「今日香港,明日台湾」,选民不能让亲中的国民党候选人上台。

 

殊不知,这次大选将是台湾能否保命的一次关键。诚如两岸关係专家赵春山指出,大陆会看选举结果以及未来政府的政策做出区隔对待,但是,不论谁当选,大陆不可能再容忍两岸维持不统不独局面,所以也不会採取不战不和的对策。意思是説,中共选后必然强力展开抑独促统行动,如果非独人士当选,将积极促进和平统一;如果独派人士当选,则可能以强制手段促成统一。换句话说,台湾再让民进党执政,可能连命都不好保。

 

面对越来越险峻的两岸关係,蔡英文及民进党政府仍沉溺于胜选的追逐,丝毫不愿凝视现实的险恶,悉心检讨并自反而缩,却仍高调反中,声援支援香港群众抗争行动,修改课纲强化台湾主体意识, 修订法律限缩两岸交流,并且层层加装流刺网规限「和中」与「促统」言行,外交上更是力行一面倒亲美路线。在在显示,民进党政府碎步快跑往台独发展的路线坚定不移,甚且加速推进。

 

蔡英文及民进党政府的「抗中求独」已是一条不归路,他们以为在美中战略全面对抗的时代趋势下,只要头过身子就过,即使眼见台海战争的威胁一步一步趋近,也绝不踩煞车,更不肯回头。

 

蔡英文领导下的民进党政府,基于根深蒂固的分离主义理念,同时为了内部选举竞争和政治斗争的需要,自忖有国际势力可以依恃,所以虽然明知所走路线将陷台湾于险境,也坚行「反中亲美」与迈向台独在所不惜。

 

中国大陆方面相对的也兴起在所不惜制止台独得逞的决心,认为对台既已仁至义尽,民进党政府和许多台胞仍然灵顽不明,坚持在错误的反中求独的道路上大踏步前进,已使和平统一政策走近尽头。如果民进党再获民意认可而续掌政权,则和平统一将越来越是遥不可及,所以强制统一的声浪在大陆官方与民间越来越甚嚣尘上。

 

民进党与中共双方强硬路线抬头,构成两岸冲撞对决的驱动引擎,双方对抗情势正如螺旋般上升。中共国台办发言人一再指控民进党政府「煽动民众对大陆的不满,製造两岸对立」,反映中方为了制裁民进党而不惜制约两岸交流以及台湾发展空间的决心。

 

面对升高中的战争威胁,如果不能经由2020大选解除引信,则台湾和中国大陆、美国都将付出沈重代价。

 

对于台湾而言,两岸对撞是生死存亡的考验,不仅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面临危亡存续的试炼,经济的萧条和民生的困顿也因之难以免除,可能付出的代价十分沉重。

 

对大陆而言,延续70年的内战如何取得终局性胜利,而且付出最小代价,不仅是战略抉择上的重大试炼,也关乎强制统一后所留残局与未来改革开放的整体发展。

 

至于对美国,则是一场艰鉅的战争考验,其规模与难度将远甚阿富汗、伊拉克和叙利亚战争;如果成功击溃中国方面的统一攻势,难免也将为此付出重大的人力和物力损失的代价;如果失败,美国将痛失全球独霸地位,走向衰落和帝国黄昏。

 

明乎于此,无论站在台湾或是美国、中国大陆的立场,如何不让台湾出现「被统一」的战争,才是智慧的真正考验与方向的明智抉择。

 

2020确实是一次攸关生存发展的重大选择。我们做选择时应该有一个共同的座标:民主、自由、主权是我们的生活方式与价值追求,两岸常保和平关係是我们命脉之所繫,国际上的支援力量是我们不可或缺的安全助力,经济发展与民生富足则是全民之所望。聪明而饱经淬炼的中华民国台湾人民,应可看出近四年来两岸紧张关係呈现螺旋状升高态势,长此以往,必然陷入兵凶战危险境;而台湾的民主政治与人民的自由权利,也将在执政当局不断以打造「安全防护网」而被逐渐侵蚀殆尽。日益成熟的台湾民众应该应该可以做出明智的抉择。

 

博客来购书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