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乐园牠的地狱...海洋世界30年来「耗损」60多只鲸豚

台湾动物社会研究会和黑潮海洋文化基金会今天召开公布《台湾海洋哺乳动物圈养表演调查报告》,揭发远雄、野柳海洋世界用饮食控制等不人道方法强迫动物表演,不少动物已出现重複性撕咬前肢、摩擦墙壁等自虐行为。除了呼吁民众拒看外,也要求农委会和教育部能尽快修改法令,立法禁止野生动物表演。

联合报导,台湾动物社会研究会执行长朱增宏表示,台湾有陆生动物表演的台南顽皮世界,昨天结束最后一场表演后,现在台湾仅剩下野柳海洋世界、花莲海洋公园,有海洋性哺乳类动物表演,只要教育部要求这两个机构不能有动物表演,否则将不被列为社会教育机构,问题就解决了。

朱增宏说,让孩童学习生命教育的方式有很多种,这些让海洋动物顶球、跳水、玩亲亲的荒谬表演,真的对学童教育没有帮助。野外有许多生态可以观察,且父母和子女互动重点,应该在陪伴过程,不是要看表演才能获得生态知识;透过网路、影片、图片、书本都足以了解生态,不见得要把实体摆在眼前才叫做学习。

台湾动物社会研究会主任陈玉敏说,花莲海洋公园和野柳海洋世界,一场表演长达20分钟,但解说构造生态仅不到一分半,教育意义不显着。

上下游报导,为了吸引游客,海洋公园长期推出违反动物自然行为的娱乐表演,除了水中舞蹈、飞跃呼拉圈、亲吻、举尾鳍等桥段,更有以拟人化的情节,要求海狮喝伏特加,来表达心情不好的状态,这样近似小丑的表演,除了有虐待动物之虞,更混淆了观众对动物的认知。

以一般海豚表演最常见的尾鳍击水为例,黑潮海洋文化基金会执行长张卉君指出,自然环境里野生海豚群体会尾鳍击水,多半是为了表达「警示」的意味,就相当于狗的咆哮。

但被抓来海洋公园后,因为长期做出这类非自然动作,不少海豚和海狮已出现尾鳍磨墙、头撞水池、撕咬前肢等「刻板行为」,这都表示被圈养的动物已出现精神不良的状况。

而海洋公园又是如何训练海豚、海狮做出非自然的表演动作呢?陈玉敏说,这称作减敏训练,训练师会透过视觉或听觉的指令,正向或负向地去引导动物做出特殊动作,再搭配餵食的时间与次数,以其对食物的需求进行控制。

她进一步强调,海洋公园这样的训练方式,根本是在奴隶血汗动物劳工,以2014年野柳海洋世界园方公告的表演时间统计,海狮、海豚每週表演分别为23场,一年总表演场次高达1196场,自其30多年前开幕以来,已陆续「耗损」了60多只鲸豚,而花莲远雄海洋公园更推出与「海狮拍照」活动,要求海狮每半小时或80分钟「接待客人」,海狮每亲完一组,就要先跳下站立的石头或躲到训练师身后,等下一组客人就座,如此重複跳上、跳下、亲吻、进入水池等动作。

苹果报导,立委林淑芬表示,花莲远雄海洋公园透过水族馆交易或从野外捕捉海豚、海狮等野生动物,这些动物每周要表演14场,若自2002年开幕以来,以表演9464场。此外,动物被圈养在狭窄环境饲养,每天须忍受高分贝噪音干扰,对于这些原生存于海洋的动物而言,是种折磨。

林淑芬指,这些表演场是多数学校的户外教学场所,但却做了反教育的示範,是在告诉小朋友获利是核心目标,支配及主宰是理所当然的,生命不足惜。生命教育难道就须看鲸豚表演吗?这根本是以营利为目的。

新闻稿包含相关法规整理完整版 立场诉求Q&A 「要求政府立法禁止野生动物表演」联署行动 「人们的乐园?牠们的地狱!」影片:

动物长期非自然表演 出现自虐行为 动保团体吁立法禁止(上下游)
让动物表演 「对生命教育没帮助」(联合)
拒看血汗鲸豚表演 立委:反教育示範(苹果)

如果您认同TNL的选文标準,欢迎在这里推荐您认为「应该」要报导的新闻给我们。

Photo Credit: 台湾动物社会研究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