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大老谈经济与民粹 张忠谋:台湾还没有準备好自由化

联合报导,理律法律事务所4日举办五十周年系列研讨会,请到前副总统萧万长出席致词。开幕式主题「开放vs.保护—台湾产业的全球活络」邀请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远东集团董事长徐旭东、嘉新水泥副董事长张安平,和远见天下创办人暨董事长高希均对谈。

与会者除了讨论台湾的自由化、全球化发展,也对台湾的民粹发展相当忧心,对谁不满意,就网路肉搜、言论攻击,让许多主事者没了「虽千万人吾往矣」的魄力,民主治国成了民粹治国。

理律法律事务所陈长

联合报导,虽然该所欢庆成立五十周年,他却对台湾现况感到忧心。他说,没有台湾的经济发展,就没有理律,但台湾近十年来停滞、衰败,甚至要消失不见了。明年选举就在眼前,他呼吁所有政党候选人非常明确提出来,要不要拚经济?最重要的共识就是,没有经济,就没有产业、服务业。

陈长文表示,民主与经济并非对立,就像开放与保护也不是对立,开放是机会,改变也是机会,在保护内只会沉沦。他说,如果民主与多元是过去努力的成果,但忘掉如何拚经济,得来不易的民主便没有意义。只有经济没有民主,是「无根的浮萍」,台湾过去经济发展很好,近十年来令人忧心。现在各种指标都显示,台湾经济已从非常好掉到真正不好,台湾的挑战还是回到拚经济。

前副总统萧万长:

联合报导,国内现在出现很强的保护思想,反对自贸协定,也反对进一步开放国内市场,但作为一名经济老兵,他要说「开放将推动进步,保护则形成停滞」。开放是台湾发展必走的道路,但开放利益应为中小企业分享,不能被少数企业垄断,业者也不能期待政府用租税优惠或是行政管理来解决冲击。

萧万长表示,当年我们并未保护国内刚萌芽的电脑产业,后来发展出全球领先的个人电脑和笔记型电脑产业;过去开放金融市场时也曾引起很多人的忧虑,事实证明,开放并未形成外商金融机构独霸的局面;过去开放汽车、服务业等,最后也都使产业进步,整体经济也因此获益。

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

联合报导,现在台湾的氛围是「喜欢就民主,不喜欢就民粹」。例如大家都知道要开放,台积电所处的半导体产业已开放了30年,他理解开放的好处,但开放带来的竞争,大家都不喜欢,许多人却又不想冒这个险。

在威权统治下,开放的坏处可以控制,但在民主制度问题就很大。以美国为首的TPP,台湾没有选择,一定要加入,但他相信台湾加入机会很小,因为在政治关卡之前,还有台湾社会开放程度与开放意愿。

张忠谋强调:「我不是一个天生的悲观者,我是一个天生的现实者。」他所处的产业半导体已开放几十年,不开放的话,对于晚起的台积电和台湾而言,都不可能成功,所以他深知开放的好处。只是,张忠谋说他在台湾待了30年每天留意时事,认为台湾不太可能在可见的未来真正开放,无可避免会是一半开放、一半保护的命运。

远东集团董事长徐旭东:

联合报导,徐旭东感叹,「开放」最终仍是心态的问题,企业要往外走,需要更多了解跨国地区法律的人才,中小企业要向外发展,对这类人才需求也非常大。

国外的政府机构对企业採取信任态度,但台湾每样都检查,主管机关「喜欢管」、「一天到晚不能不能不能」,企业无法更有发展。他举例,远东银行多年前成立香港分行,开幕时邀请主管机关来查验,结果主管机关只来电表示「现在不会来检查」,「我们假设你们会做好该做的,我们要来检查时就会来」。

多年前远东集团想收购美国的工厂,法律顾问评估后,建议他不要买,因为风险太高,远东因此避过一次风险,这种重视职业道德胜过做生意的良心表现,也让他念念不忘,期许理律「要具备这种精神」。

另外,政治人物太喜欢「只说一句话,但不讲完下面」。他举例,很多人喊「我反对核能」,他也支持这样的意见,但后续政策却不知道在哪里。台湾目前再生能源只占整体能源的3%左右,但先进国家要支持减少核电,再生能源占比需有10%以上,大家坐在室内吹冷气,要想到电力的政策。

嘉新水泥副董事长张安平:

联合报导,开放社会与自由民主必须受到法律的约束,但台湾「相信民粹更多于法律」。历史已验证经济开放的正确性,台湾不能「不肯开放」,更「没有权力选择」。他说,如果台湾长期经济不开放,将成为世界经济局外人、贸易的阻碍,自我保护是行不通的。

中国最早的开放是汉唐时代,那时中国是强的,最不开放的时代则是明清 ,那时中国则是弱的;保护主义,希望寡占市场,只能让市场冻结一段期间,但一旦採取保护,就会扼杀产业成长改变的机会。

张安平说,最近他到中南部去跟年轻人聊天、听取他们想法,发现很多人说「想做自给自足的经济」,他坦言其实这是办不到的,因为台湾的食品、能源自给率不够,没有对外贸易就无法支撑台湾经济。

远见天下创办人高希均:

台湾目前重要的项目,依序是经济、教育、科技,再来才是民主。他说,台湾在一九八○年代,民主精神快速发展,没想到后来变成民粹,变成「有偏执、无黑白;有立场、无是非」,这让理性的辩论变得困难,无法抵抗民粹潮流是很痛苦的事。

高希均直言台湾现在是「一半一半的社会」,既要文明社会、强调进步的观念,但管制却非常多。以高等教育来说,想要人才,却对陆生限制极多。美国每年吸收大量留学生,人才留在当地发展,造就美国的经济繁荣,却不曾限制「学生念完书后多久要离开」,只有台湾规定陆生毕业后30天要离境。

高希均说有一次,他听不同党派的政治人物发表对政策的看法,结果发现「两党基本一样」,因为大家都选政治正确的话来讲,不得罪人,他说,「讲政治正确的话、是杀了台湾」。

工商大老谈经济与民粹 张忠谋:台湾还没有準备好自由化 经济部长邓振中|

下午研讨会主题「企业整併及外人投资的机会与挑战」请到经济部长邓振中致词,理律法律事务所合伙律师毛立慧报告。台湾杜邦总裁黄坤煌、福特六和总裁范炘、上海竞衡集团董事长詹益森,和投审会执行秘书张铭斌对谈。

经济部长邓振中:

联合报导,台湾近年外资投资金额不增反减,「大陆追得这幺急,台湾产业一定要升级」,台湾在「工业4.0」以及温室气体减量等相关绿能环保领域,未来至少将创造数千亿元投资需求。不过,外商来台投资通常面临土地取得不易、环评程序太长、管制过严等困难。很多工业区虽有闲置空地,但那是工业区盖好后卖给厂商,厂商放着不用等涨价。

他强调,经济部正透过修法,提高工业区管理费等方式,逼厂商交出闲置土地。另外包括提高土地持有成本,避免土地炒作,检讨环评制度;法规鬆绑则包括修改《企业併购法》,简化企业併购程序,通过《有限合伙法》,《公司法》则新增闭锁型公司。

台湾杜邦总裁黄坤煌:

联合报导,「小确幸」不该是台湾选项,台湾优势在于人才与既有的产业聚落与技术,但优势只剩五年,「五年过后,大陆能力提升起来,台湾将退无可退。」台湾既没有大陆的市场优势,也没有新加坡的租税与政府效率,从他接触的大型美商企业所得到的回馈,台湾要争取成为外商区域营运中心,「时间点已过、机会等于零」。

黄坤煌抱怨台湾官僚体系效率低,他举例,杜邦去年分割化学与二氧化钛部门,成为杜邦与标记科慕二家公司,全球有四、五十个国家都要提出申请,但「台湾是最后一个得到政府批准的国家。」黄坤煌说,台湾会随着管制与不开放慢慢失去竞争优势,「这是赢者通吃时代,把自己关在台湾不是一个选项。」

美国商会执行长、福特六和总裁范炘:

中国大陆产业实力明显成长,台湾很多产业的「机会之窗已经关了」,有些产业可能连五年的优势都没有。以汽车业为例,过去十年大陆汽车产业飞速发展,早已赶上台湾,如今台湾甚至连零件产业都落后大陆了。范炘说,台湾争取不到营运中心,但至少要争取「副中心」,但前提是台湾法规必须快点和国际接轨,不要再闭门造车。此外,法规形成要更透明,别让立法成为阻碍或负担。

台湾面临人才断层,当初到中国、东南亚打天下的高阶主管都快退休了,很多中小企业还没有接班计画,台湾教育体系目前最要紧的是解决人才断层,否则谈营运中心都是假话。

上海竞衡集团董事长詹益森:

许多外资以上海为中心,将区域营运总部设在上海,再到台湾设分支机构;若台湾再不解决外资、陆资双轨制的问题,法令规範过于僵化,恐怕连「副中心」都难争取到。

经济部投审会执行秘书张铭斌:

联合报导,他会将业界意见列为检讨参考。外商在大陆设营运总部,在台湾设副中心得不视为陆资,这部份有其合理性,会优先考虑。至于外资、陆资由双轨制变成单轨制,目前不是适当时机,将列为长期检讨方向。

理律合伙律师毛立慧:

台湾对陆资与外资採取独步全球的双轨监理,已造成外资经营一大障碍。她说:「双轨制引发法律适用问题,让律师、会计师处理跨国併购,第一句话已经不是『我们该怎样让它尽快完成』,而是先问『这是不是陆资?』」

毛立慧在报告时直言,资金无国界,世界各国在吸引外商投资展开的是全方位竞赛;台湾在投资环境排名虽在前列,但资金流入与流出的金额仍有很大差距。2010年外商来台投资约37亿美元,金额仅是南韩的三分之一,新加坡的五分之一,这是个警讯。台湾2009年开放陆资来台,但是全球唯一对「外资」、「陆资」採双轨制管理的国家,侨外资採行负面表列管理,陆资不仅採正面表列管理,而且审查要经过重重关卡。

张忠谋:台湾氛围「喜欢就民主,不喜欢就民粹」(联合) 张忠谋:台湾不够开放 难入TPP(联合) 前副总统萧万长:保护主义造成停滞(联合) 只想小确幸? 「台湾优势剩5年」(联合) 远东徐旭东:台湾政府喜欢管(联合) 外资陆资双轨制 商界喊废(联合) 理律陈长文:台湾忘了拚经济 衰败近10年(联合) 嘉新水泥张安平:自我保护行不通(联合) 经长邓振中 看好绿能产业(联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