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时报社论民进党,这次你选错边了


 工商时报19日社论:民进党,这次你选错边了

 企业未分配盈余加徵15%的租税改革案日昨生变,民进党党团总召柯建铭表示,提高未分配盈余加徵税率对中小企业冲击很大,但经济部却未能提出评估和配套措施,故民进党团要求朝野协商,待经济部相关方案出炉后再重新定夺。按照立法院议事规则,国民党的提案委员即使再不愿意,亦只能接受这一个月的「冷冻期」,将法案搁置下来。我们担心在财团的压力下,民进党表面上藉口行政部门配套不足,骨子里却是想「以拖待变」,封杀这个改革案的通过。今年是选举年,民进党本希望生聚三年教训之后,重新再起,但观察这次事件始末,让人不免对民进党感到失望。 

 根据所得税法规定,企业在缴纳营利事业所得税后,如果没有将盈余分配给股东,则须就其保留之盈余再加徵10%的营所税,此即俗称的未分配盈余税。由于企业营所税的税率与个人综所税的税率并不相同,即使在两税合一下,企业营所税可以在个人阶段扣抵回来,股东投资企业赚的钱最终只需缴纳综所税,但如果股东个人综所税率较企业营所税率为高时,股东通常便会有强烈的诱因,将赚来的钱存在企业,不发股利,变成企业的未分配盈余,以规避缴纳个人较高的税负。税制上为解决此问题,方法之一便是针对企业的未分配盈余课税,减少企业保留盈余与发放股利间的税负差异,俾降低股东图谋税差利益的动机,而此亦即我国课徵未分配盈余税的原因。 

 其实,我国所得税制对未分配盈余加徵课税已实施数十年,在税制改革上也曾经引发许多讨论与争议。从租税理论言,解决这个问题的基本关键乃在于消除营所税与综所税的税率差距,将两税税率调整成一致即可。但在实际作法上,却有三种选择,一为调降综所税税率,使其与营所税税率接近;二为调升营所税税率,使其与综所税税率一致;三则为部分调降综所税税率,部分调升营所税税率,使两税税率相同于一新的水準。不同的作法,各有利弊得失,世界各国在此议题上也都面临相同的困境,迄今犹未能找到一最佳与确定的答案。各国作法固皆有其不同的国情与背景因素,我国则亦有我们自己「本土化」下的特殊考量。 

 将两税税率调趋相近乃係一中性的作法,目的是希望企业的股利发放决策不要受到租税课徵的扭曲与干扰。就企业与股东的立场言,当然都偏好政府採行单向调降综所税的作法,如此不但企业可以拥有更多的盈余与储蓄,股东更可以得到降低税负的好处。只是,近年来我国所得分配不均与贫富差距扩大问题逐渐恶化,调降综所税税率将会更进一步减损综所税的重分配功能,导致社会分配不公的问题更加严重,相信大多数的民众皆不会接受这种作法。 

 是故,在我国所得分配尚未有明显改善之前,现行综所税40%的最高税率根本难有调降的空间。而对未分配盈余加徵课税、提高企业营所税税率,似乎也就成为我国目前解决两税税率不一问题的最好方法了。 

 这次事件的发生乃是因为98年底促产条例租税优惠条款到期落日,行政院为因应此一情势变化,採取普遍降低企业税负的措施,将营所税税率从25%调降至17%,从而导致综所税与营所税的税率差距更加扩大。我国目前的未分配盈余税为10%,在营所税税率为25%下,企业的实质税负为32.5%,与综所税最高税率40%相差7.5%。如今,营所税税率降为17%,若未分配盈余税仍为10%,则企业的实质税负将降至25.3%,与综所税最高税率40%相差扩大为14.7%。由此可见,企业发放股利的诱因必会大幅降低,藉以谋取这项扩大的税差利益。此亦是这次国民党立委提案将未分配盈余税提高至15%的理由。 

 在现行所得税制下,企业股利发放的减少,将会造成两种严重的租税不公。其一,股利係高所得者缴纳综所税的主要所得种类,企业减少股利发放即等于高所得者纳税所得的降低,高所得者享受到的租税利益必较低所得者为多,进而乃更加造成所得分配的不公;其二,企业的累积盈余增加,其股票净值自亦会随之提高,但那些财团巨富透过股票交易所赚取的证券交易所得却可以享受免税,贫富差距的恶化当更加雪上加霜。工商团体代表表面上拿中小企业当挡箭牌,但实际上却是在为企业的大股东图利。即使如同那些工商团体代表所说,中小企业需要累积盈余做为自有资金,但政府已将营所税税率降至17%,与先前相比,中小企业的盈余已大幅增加,未分配盈余税稍加提高5%,根本不足以抵销营所税调降带给中小企业的资金好处。无奈民进党不察,竟然相信工商团体代表的说词,以致採取了错误的判断与动作。 

 如今,工商团体的压力已经得逞,日前更公开表示将趁此协商期间,游说立委撤案,甚至取消未分配盈余的加徵。我们要郑重告诉民进党,你这次完全选错边了,一个月以后,若不赶紧觉悟,民众对贫富与分配的不满情绪将吞没民进党重新执政的希望。